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宜春>>奉新



甘坊镇让流动党员“回家”

WWW.NEWSYC.COM 【进入论坛
发布时间:2017-12-17 18:04:17  来源: 宜春新闻网

南昌如何矫正高度近视,

原标题:徒步看灯的那些上海国庆之夜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们这些精力旺盛的中学生每到国庆节,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。上午跑到主要大街上看国庆游行,下午到市中心闹市街头“轧闹猛”,顺带晚上在那里看灯看焰火。

1971年以后,市、区每年例行组织的国庆大游行暂停了,人民广场的焰火也不放了,但主要街道的景观灯仍然开放。

一到国庆,各个区县主要街道上的标志性建筑,都会亮起由白炽灯泡连接组成的建筑轮廓灯光,而市中心的淮海路、西藏中路、人民广场、南京路、外滩等处,因为建筑高低错落有致、灯光延绵不断,在当时也算是非常壮观的景色了。

当时的上海虽号称全国第一商业大都市,但因为供电能力有限,一到晚上,整座城市还是比较昏暗安静的。最繁华的南京路上,白天,商店一家连着一家还很“闹猛”,可一到傍晚五六点钟,所有商店全部关门“打烊”,蛮好看的橱窗灯光也全部关熄,只有电线杆上的路灯,闪烁着昏黄的亮光。

全上海只剩一家“星火日夜商店”还在西藏中路新闸路口亮灯营业,成为全市人民都知道的先进典型。平时晚上难见景观亮灯,故而,国庆期间的成片灯光,也就成了吸引上海人趋之若鹜的好去处了。

但是,要看市中心的景观灯光,绝非一件容易事,得有好体力,还要有好耐力。为了确保市中心景观灯开放区域的安全,对于人流的进入会进行控制,一般在下午就开始“交通管制”了,进入和经过市中心的公交车,或被要求缩线行驶,或者全部停运。管制期间,还会在不同路段分时段设立多道“封锁线”。这些“封锁线”,多由臂带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和工厂里的“上海民兵”一起把守,时间一到,立即封路,行人只准出不准进。

上世纪90年代淮海路上的节日之灯 来源:青年报

可别小看由这些“红袖章”组成的人墙“封锁线”,尽管不是制服统一的人民警察,也非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,看起来不起眼,可没有什么人敢去冒犯闯关,只有持特别证件者和车辆方能进入。因此,晚上要去看灯,一是要趁早,赶在交通管制前进入市中心,然后耐心等待。二是只能步行前往,观灯时跟着人群慢慢行进,边走边看。

有一年国庆节,我与几个同学约好去看灯,吃好午饭没多久就上路了。我们从沪北的沪太路出发,经大统路、中兴路、共和新路,越过沪宁铁路这第一道“封锁线”,到达天目中路;再斜入大统路直到新闸桥,越过苏州河这第二道“封锁线”到达新闸路,再从新昌路往南,穿过北京西路这第三道“封锁线”,就算进入看灯的核心区了。我们从新昌路一直往南,到达南京西路,再从黄陂路穿过人民大道、武胜路、延安中路……

到达淮海中路。这里是我们计划中晚上看灯的起点。

由于时间尚早,我们便在淮海路上一家家商店里漫无目标地逛进逛出,等候夜幕降临。

大概等到傍晚五点左右,小伙伴们肚子有点饿了,有人提议找地方填填饥,大家便留意起路边的点心店。

终于在一条支马路上,发现了一家小饮食店,大家蜂拥而至,各自从口袋里摸出钞票粮票。饮食店里主要供应面条,花色浇头也有好几种,可惜我们囊中羞涩,只能挑最便宜的阳春面买。付了一毛钱二两粮票,坐在简陋的店堂里等候。一会儿,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端上来,虽然清汤寡水没有任何浇头,但碧绿生青的葱花洒在白白的面条和飘着点猪油的汤水上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馋得我们立刻大快朵颐,风卷残云般将面吃完、将汤喝光,还有点意犹未尽。

一碗阳春面 视觉中国

出得饮食店,天渐渐暗了下来。好不容易等到七点钟,突然华灯齐放,一片光明。人们一片欢呼,淮海路上如同白昼。

当年淮海路上的景观灯,除了马路两边建筑上的轮廓灯外,最大特色就是每隔几十米用毛竹搭出一个横跨马路上空的拱形架子,上面拉上电线、挂满灯泡,亮灯以后,整条路就形成了一个灯光隧道,伴随着两边人行道旁的彩旗、商店门口的国旗以及“庆祝国庆”的标语,还是蛮有喜庆特色的。我们在淮海路的这条“灯光隧道”里一路往东,直到西藏中路,然后向北,经过大世界(当时叫青年宫)、工人文化宫、和平(当时叫战斗)电影院等,到了南京路口,站在马路中央,往西遥看,大光明电影院、上海当时的最高建筑国际饭店、华侨饭店、新世界商场等建筑的轮廓灯光一路闪亮,煞是好看;往东看,市百一店、泰康食品店、食品一店、时装公司、永安公司(当时叫市百十店)的灯光也是连成一片,夹着许多商店橱窗里和店招上闪烁不停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真的好看啊。

上海国际饭店老明信片

我们随着人流,像游行似的在南京东路上行进,从西藏中路一直走到外滩,边走边看,还要评论哪个好看。比起淮海路、南京路上的灯光,外滩的建筑更有气派,作为当年上海的万国建筑博物馆,众多高楼的轮廓灯光,又有一种带着异域风情的雄壮之美。我们陶醉在璀璨的灯光中,不知道渴,也不觉得累,溜达了一会后,又向北翻过外白渡桥,从上海大厦门前经过,沿着苏州河往西,在邮电大厦门前拐进还有不少灯光的四川北路。走到武进路,再向西走到宝山路老北站,再从虬江路、共和新路、永兴路、大统路,回到沪太路上的家。

那个时候脚劲实在厉害,经过近十个小时徒步漫游,我们几乎兜遍当时的小半个上海(中心城区),看了当年上海最灿烂的景观灯光。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,真的是“累并快乐着”。

读者王怡提供小时候国庆节行进到淮海路所拍照片,在咔嚓声响起的那一刻,身后的灯也瞬间熄灭,原来是21:59分当下抢拍的。父亲肩上这位就是王怡

有一年国庆晚上观灯以后,我模仿《解放日报》副刊上刊登一篇散文的行文格式和语言风格,以《灯光》为题,洋洋洒洒写了一篇作文,天马行空般地将上海闹市街头的景观灯光,与井冈山的星星之火、延安窑洞的煤油灯火联系起来,尽情抒发革命豪情,并“站在家门口、胸怀全世界”,要让中国革命的“灯光”,照耀反抗美帝侵略的战场,照亮亚非拉“国家要独立、民族要解放、人民要革命”的前进方向…… 作文交上去以后,得到了老师们的好评。语文老师不仅在全班作为范文当众朗读点评,还在其他班级推荐介绍,让我的“虚荣心”得到了很大的满足,也激发了我学习写作的兴趣。现在想来,这文章既好笑,又实在是那一段岁月的写照。

几十年过去了,上海中心城区扩大了多少倍,已经说不清楚了;景观灯光更是从当年只有白炽灯泡,演进为霓虹灯管、泛明聚光、LED等,平常日子的各种“灯光秀”已是层出不穷,到处开花。要论灯光美景,当年与现在没法比,但要论观灯的热情,现在却是没法与当年比的。这也是时代进步的一个缩影吧。

组稿、编辑:伍斌

题图来源:新浪微博@食砚无田栏目主编:伍斌图片编辑:邵竞

作者:胡伟祖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编辑:王小卫
关闭窗口
   相关文章 

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:宜春日报、赣西晚报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,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,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,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。